僰为越论

僰人是先秦时期就在中国西南居住的一个古老民族。
 僰人所属何族,有氏、羌、濮、越之争,至今未有统一意见。笔者勾沉史料,佐以考古事实,甄别当地主体民族语言,提出 僰为越说。旨在抛砖引玉,就教于有关专家学者。
 一、从文献古籍看 僰人的族属
 (一)有关 僰为氏羌的依据。
《淮南子·齐俗训》说:“羌、氏、 僰、翟,婴儿生皆同声,及其长也。虽重象、狄騠,不能通其言,教俗殊也”。东汉高绣(淮南鸿烈解》注日:“象。狄騠,译也。”
 《史记·司马相如列传》说:“相如为郎数岁,会唐蒙使略通夜郎西烫中……”南朝宋裴驷的《集解》引徐广曰:“僰,羌之别种也”。
  于是,上述史料便成为僰系“氏羌”学者的依据,相传至今。从高绣的注解来看,重“象、狄、騠”是“几层翻译”的意思。旨在说明羌和僰等几个少数民族在语言、文化、习俗诸方面,均有不同之处,不能视为同一民族。类似情况,《魏书》卷述说:“巴、蜀、蛮、僚、溪、俚、楚、越,鸟声禽呼,言语不同,猴蛇鱼鳖,嗜欲皆异。
  《魏书》叙述民族文化差别时与《淮南子》一样,对不同民族均呈并列关系,表述皆为同样的意思。徐广虽有“僰”为“羌”之说,但“徐广晚于《淮南子》作者五百年,而徐广之说又查无他证,不足为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易谋远的这番话,笔者认为言之有理。从易谋远之说,笔者认为“僰为氏羌”的依据不足,经不起推敲,不足以服人。
  (二)僰人是春秋时代的棘人。
  明朝万历年间,李元阳所修《云南通志》记述僰人风俗时说:“僰夷,在黑水之外,即今所谓百夷也。僰、百声相近,盖音讹也。性耐暑热,所居多在卑湿生棘之地,故造字从棘从人”。
  本来,李元阳的解释是对的。但却遭到了一直热爱百越民族的江应梁教授的强烈抨击,认为李元阳“武断地把‘僰夷’认作是傣族确定的族名了”,“这种无稽之谈,不仅把百夷这个族名搅乱了,而且还把两个不同的族系也搞混了”。江应梁教授说 ‘僰’字始见于(礼记·王制》:‘屏之远方,西(方)日棘’郑注:‘棘,当作僰’。凡此诸僰,均与古之百越、今之壮傣读族无关,其分布地域也不在南方百越区域。“‘僰’这一族名,从来就是指羌人族系而言”。
  实际上,李元阳并不武断,也没有错。武断和错了的是江应梁教授过分相信《集解》中有〕洲余广曰“羌之别种也”的解释。
  1、僰人实为棘人。
  东汉许慎《说文解字·人部》说:“僰,犍为蛮夷。从人,棘声。蒲北切”。且《礼记·王制》也有“西方日棘”之说。李元阳有此解释,是有稽之谈,怎么能说李元阳“武断”呢!对于“僰”,金文作。完全象人在荆棘丛中的形象,可见李元阳的解释没有错。
  《路史·国名记》:“僰:僰侯国,今戎(今四川宜宾在唐代称戎州)之僰道,音朴,一作棘。此解释与金文中的象形字等同。“僰”或“棘”,确系人在荆棘丛中的意思。
   2、历史上实有棘人。
  《国语·吴语》说:。昔楚灵王不君,其臣蔑谏以不人。……以间陈、蔡,不修方城之内,逾诸夏而图东国,三岁于沮、汾,以服吴、越。其民不忍饥劳之殃,三军叛于乾溪。王亲独行,屏营徬徨于山林之中·…乃匍匐将人棘闱,棘闱不纳,乃人芋尹申亥氏焉。王继……”
  史料中的“乾溪”,在今安徽毫县东南70里一带。公元前536年,令尹子荡率军伐吴,驻扎于此。公元前529年,由于三军叛乱,楚灵王遭受众叛亲离之难,只身外出,从今安徽毫县徬徨到“棘闱”其“棘”即“棘人”“闱”为“宫殿中侧门”。“棘人有“闱”,说明棘人已经建国,其地在今河南省永城具南。
  (三)棘(僰)是越人。
  从《礼记》和郑玄之注中知道,棘即僰人。而僰与氏羌无关,这在司马迁的(史记》中己透露出这方面的信息。对于楚灵王遭受众叛亲离之难,只身出走一事,《史记·楚世家》说“灵王于是独自徬徨山中,野人莫敢入王。王行遇其故涓人,谓日:‘为我求食,我已不食三日矣’。……夏五月癸丑,王死申亥家,申亥以二女从死,井葬之”。灵王死后,“子比为王,公子子晳为令尹,弃疾为司马”而篡权的主谋弃疾又以诈术迫使公子比、公子子晳自杀,在腥风血雨的刀光剑影中,直至蔡公—阴谋家弃疾登上王位,楚平王兄弟互相残杀的闹剧才告一段落。司马迁在撰写这段史实时,把拒绝楚灵王人境的“棘人”当成“野人”,可见“僰人”不是氏羌。
  把棘(僰)人当成野人,司马迁是有根据的。
  《吕氏春秋·恃君》载:“〔渭」滨之东,夷、秽之乡,大解、陵鱼,其、鹿野、摇山、扬岛,大人之居,多无君;扬、汉之南,百越之际,敝凯诸、夫风、余靡之地,缚娄、阳禹、驩兜之国,多无君;氏、羌、呼唐,离水之西,僰人、野人,篇窄之川,舟人、送龙、突人之乡,多无君;雁门之北,鹰伪隼,所骛,须窥之国,饕餮;突奇之地,叔逆之所,儋耳之居,多无君。此四方之无君者也”。
  根据这条史料,可见僰人并非氏、羌。
  自春秋以降,野人是什么慨念呢?
  1、在汉人眼里,野人就是越人。
  《后汉书》说:“(礼记》称‘南方日蛮,雕题交耻’。……其西有啖人国,生首子辄解而食之,谓之宜弟。味旨,则以遗其君。君喜而赏其父。娶妻美,则让其兄。今乌浒人是也。(异物志》云:“乌浒,地名也。在广州之南,交州之北。恒出道间伺野行旅,辄出击之。利得人食之,不食其财货,并以其肉为肴菹、又取其,破以饮酒。以人掌趾为珍异,以食长老”。
  2、在僰人眼里,野人亦是越人。
  屈原《楚辞·招魂》说:“魂兮归来!南方不可止些!雕题黑齿,得人肉以祀,以其骨为醢。蝮蛇蓁蓁,封狐千里些……归来归来,不可以久淫些。”
  对于前几句(楚辞》,刘岩在《傣族南迁考察实录》中译为:“魂魄啊!快回到你的身上。南方啊!也不可以去安居,额头刺花黑牙齿的野人,他们要用人肉来祭神…”
  由是可知,越人就是“野人”。“雕题黑齿”本来是越人的风俗习惯,却被封建时代命为“开化”民族当成“青面獠牙”的“怪兽”,“张着大嘴”到处“吃人”,视为尚未开化的“野人”。
  二、从出土文物看僰人的族属
  (一)古棘(僰)人的分布区域。
  南朱罗必所撰之《路史》,意即大史。全书47卷,其中(国名记》8卷,表述远古至夏、商、周三代逮东汉末年诸部族、国家之姓名、地区概况。棘(僰)名列其巾,并建有“棘(僰)国”。楚灵王于棘国的宫殿侧门受阻,后棘(僰)又纳人吴越所属辖区,说明棘(僰)人实有其国。《汉书·地理志》:“僰道(今四川宜宾),莽日灸治”。应劭注:“故僰侯国也”《史记·西南夷列传》:“窃出商贾,取其笮马、僰童、髦牛,从此巴蜀殷富”。《正义》注:“僰”为“今益州南,戎州(今四川宜宾)北临大江,古僰国”。(路史·国名记》:“僰,僰侯国,今戎之焚道”。凡此种种,无一不在说明,棘(僰)人早在西周建国之前,就参与了武王伐纣的战争。其时当在“公元前1045年12月4日出兵,公元前1044年1月3日渡过孟津,同年1月9日决战牧野,克商”。这个日期系江晓原教授和他的专题组利用天文学理论与技术解决天文历史年代学问题后,得出的科学结论,时间当不会错。
  1956年,在陕西安康发现一件西周中期青铜器,有铭文9行,共93字,《考古与文物》1989年第3期、《文物天地》1989年第5期对此事均有报道。这一青铜器上的铭文,是近年新获的珍贵金文之一。李学勤所著《走出疑古时代》(辽宁大学出版社,19卯年出版),依原来行款解释如下:
  “惟十又二月,王令师俗、史密曰:‘东征’。会南夷卢、虎会杞夷、舟夷,讙,不哲,广伐东国,齐师、族徙、遂人乃执鄙宽恶。师俗率齐师,遂人左「周」伐长必:史密右率族人、厘伯、僰、夷周代长长必,获百人,对扬天子休,用作联文考,飞伯尊篮,子子孙孙其永宝用”。
  上述铭文的“僰”字,其金文形状在文首已作介绍。有此依据,即可知道僰人受西周王朝统率,说明僰人在西周已经建 国,其治在今河南省永城县南。艾国首领在周朝之王麾下,只能 封侯。这就是历史上的僰侯国。《国语》、《左传》所言“棘” (僰)国之闹(宫殿侧门)是站得住脚的。由于其地位居吴越与 楚国之分界线,吴越与楚国对两淮之地的争夺战先后持续近百年,棘(僰)地在吴越与楚国之间不断轮换着统治者,当是不争之事实。吴越强大,棘(僰〕人尚可立足;吴越灭亡,棘(僰)人则散。其溃散的时间,当在越被楚兼并以后,其时为楚宜王十五年(公元前355年)。随后,棘(僰)人带着他们的国名,凭借着口承文化的优势,在南迁定居的僰道上,一代又一代把祖先的历史传承下来。由于口承文化的变异性,后人只知道僰人有过建国的历史,而不知国建于何处。于是,便把身居之地称为“僰侯国”,让后世的史学家们记人史册,仅仅留下该族建有“古僰国”的传说,误传至今。由此看来,僰人其分布地域与南方百越区域山水相连,唇齿相依。江应梁教授疏于考证,便匆忙下了结论,草草对李元阳加以斥责,其态度并不可取。
  知道僰人的来龙去脉之后,古僰人的分布区域和迁徙情况,我们便可略知一二:即始自南方百越民族区域,大部分迁徙至今西南地区。当僰人还保持为稳固的群体之时,僰人的百越属性没有发生变化。随着历史的推移,民族之间的融合,僰人的性质便逐渐改变,宛如商务印书馆1996年第2次重印1936年林惠祥著之《中国民族史》所说:“僰掸氏……在云南者名僰夷或摆夷、白夷、蒲夷;在贵州者谓之仲家或水家;广西者为壮侬;四川者为僚以及土人、沙人、民家、濮等名”。
  据《文选》卷44,陈孔璋著《檄吴将部曲文》得知:东汉末年,僰人仍有一部分在酉北的涅水流域一带,与氏羌部分族属共同居住。他们当是楚宣王时代溃散迁徙的一部分,最后必然融人氏羌族系当中。《彝族源流》中的“武僰系部落群”,最早的先民可能就是这部分僰人。
  (二)僰人分布区域内的考古实物。
  1、普遍发现大坟口文化中的“凿齿”痕迹。
  “大汶口”文化是以1959年在山东泰安发掘遗址而得名。主要分布在黄河下游山东和苏北一带。河南境内大汶口文化的发现可追溯到20世纪50年代荣阳点军台、郑州林山寨、信阳阳山等遗址的考古发掘。而首次发现成组的大汶口文化器物,则是1962年在偃师滑城遗址清理的1号墓。此后,通过大量的田野考古调查和发掘工作,分别在永城洪福、虞城营廊……等数十处遗址或墓葬中发现了大汶口文化”。其中的永城县原系僰侯国都。“分布于江汉间的河南浙川县下王岗、湖北房县七里何等处,最早者距今约有5000年。文献记载则《晋书》有襄阳名士习凿齿,可知当时尚行拔牙之风……而襄阳正好与西之房县、北之浙川成鼎足形”。四川省洪县、锡连、高县、兴文、宜宾和云南省的盐津、威信、楚雄、昭通等地至今仍留有大量僰人悬棺。1974年,四川省博物馆与珙县文物馆取下10具,大多发现有凿齿迹象,其颅骨体质特征化验研究后,证明与现代壮侗语族的民族关系比较密切。《太平寰字记》称:川西南“夷僚生子,长则拔去上齿加狗牙,以为身饰”。又说:“在沪水之南,上有深岩,岩中多仙人葬,莫测其来,远望如窗之间。其棺内多碧骨,如珠,人取之,多不详”。这些“仙人葬”,就是有凿齿习俗的“僰人悬棺”。云南省宜良纱帽山古墓也发现有人骨拔牙的遗迹,时代早至战国,距今约2确以〕年,时间上与僰人南迁吻合。张文勋教授在《民族审美文化》中认为:“当与滇王国有关”。而尤中教授在《中国西南民族史·僰族》中坚持:“‘滇国’是以僰族为主体”。
  2、普遍发现百越民族特有的新石器文化。
  我国东南沿海百越先民新石器文化的代表器物有肩石斧、段石锛、印纹陶,这在历史学界、考古学界普遍得到公认。1954年、1959年,分别在昭通闸心场和鲁甸马厂的新石器文化遗址上,出土有段石锛等新石器文化器物;1983年,在宜威尖角洞穴遗址又发现长条石锛、有肩石斧锻石锛、印纹陶,其陶器纹饰器形与闸心场和马厂的器物相似。距昭通市仅13公里的贵州毕节地区所属的毕节青场、赫章的可乐、威宁的中河先后出土大量有肩石斧、锻石锛等百越文化典型器物,与昭通的相似。据《太平御览》卷791引《永昌郡传》:“朱提郡(今昭通)在键为(今四川宜宾)南千八百里,……有大泉池水,僰名千顷池。又有龙泉,灌溉种稻。与僰道(今四川宜宾)接……语言服饰不与华同”。在这些地区,“百越文化占明显优势,而且千顷池文化区是百越文化在云南分布的最北端”。在云南滇池区域的古滇国旧地,也发现不少有肩石斧和段石锛。其有肩石斧整体呈凸字形,刃部有弧形,两肩为直角状,通体磨光,系新时代中国南方和东南地区常见的生产工具,器形与广西壮族地区发掘出的同类石器相似,看来当地遗留的仍为百越民族的文化。
  3、普遍存在重蛇现象。
  古代越人,历来被认为是蛇的后代。《说文·虫部》日:“南蛮,蛇种”。颜师古在注《汉书·地理志》中,说越人纹身时,引应劭日:“常在水中,故断其发以象龙子。对于百越民族摹仿蛇的形象,普遍纹身的习俗,陈真伦在《吴越风俗考》中分析。“其作用是:一,表示自己与蛇是同类;二,将蛇作为自己的保护神;三,在身上刻画龙蛇,又有图腾‘徽章’的意义”。百越民族的这种习惯,在《吴越春秋·阖间内传》上亦有崇尚蛇的记载:吴“立蛇门者,以象地户也……欲东并大越,越在东南,故立蛇门以制敌国。吴在辰,其位龙也,故小城南门上反羽为两鲵,以象龙角。越在巳地,其位蛇也。故南大门上有木蛇,北向着内,示越属于吴也”。吴越两国,同属百越后裔,吴国欲行吞并越国,立有“木蛇”,建造“蛇门”,都有仰赖祖先神灵助其取胜之意。
  上述古越人以蛇为图腾的情况,在云南古滇国文化中亦有反映。江川李家山出土的西汉时期的青铜器中亦有出现。如“蛇形铜铖”:通高11.8厘米,刃宽11.2厘米,整体似靴,銎部为一蛇,口衔刃部,蛇身饰口纹、三解形纹、绳辫纹、双旋纹等。銎门椭圆,下沿一耳;“蛇形铜剑”:柄长10. 7厘米,格宽6.7厘米。剑首作蛇头形,蛇身弯曲成剑柄,上饰鎏金鳞片,一字形格。同样的文物,在晋宁滇王墓地也不少,如“蛇头纹钢叉”,“蛇头柄铜剑”等等。蛇形在这些滇国出土的青铜器中反复以各种形态出现,与《吴越春秋》中的战争祈蛇状态何等相似。晋宁石寨山1号墓出土一件祭铜柱场面的贮贝器,柱中段盘绕着两条大蛇,张口露齿,简直就是《吴越春秋》中吴国“蛇门”柱上挂有“木蛇”情景的再现。况且,滇国出土的青铜母中,滇国武士腿、臂纹有蛇形,则与越人纹身习俗一致。由于《史记·货殖列传》上有巴蜀商贾“南贾滇僰僰僮”(《汉书·地理志》作演僰憧)之说,学者们大多认为滇国主体民族为僰人。从其崇蛇习俗来看,僰人与越人有其一致性,且有传承性。究其原因,僰人本身就是越人的一部分。
  4、普遍崇尚铜鼓。
  铜鼓多出骆越,史学界多有公论。骆越,早期史籍称为“越骆”,《吕氏春秋·王会》有“越骆之菌之说。《马援上书请通糜冷道》说:“建武十九年(公元43年),优波将军马援上言,从冷出贲古,击益州,臣所将越骆万余人。《后汉书·马援传》载:“(马)援好骑,善别名马,于交趾得骆越铜鼓,乃铸为马式”。可见铜鼓与越人密切相关。
  三、从语言称谓看僰人的族属
  《吕氏春秋·恃君》叙述各少数民族文化习俗时,说“僰人、野人,篇笮之川”。从上说,我们知道僰人就是“野人”。而“篇笮之川”是什么意思呢?
  (一)百越民族称桥为“笮”。
  《史记·西南夷列传》载:“汉诛邓君,以邛都为越崔郡”。
  《元一统志》残本<丽江路沿革》日:“汉武帝开越崔郡以笮置定笮、大笮、笮秦等县”。
  唐李吉甫(元和郡县志》卷32说:“凡言笮者,夷人于大刃冰上置藤桥谓之‘笮’。其定乍、大节,皆是近水置笮桥处”。
  归纳上说,我们终于明白:“笮”同“榨”,系同音异写,其意为汉语中的“桥”。
  大笮:“大”为壮语“河”的意思。与“笮”合之,作“河上之桥”讲。说明此地越人居于河畔桥边,亦与汉意吻合。
  笮秦:“秦”为壮语“石头”的意思。与“整”合之作“桥石”,亦为“石桥。说明越人居于石桥边上,与汉意吻合。
  从上解释,现在来看看“篇笮之川”的意思
  “笮”为桥,属于古代越语
  “篇”在这里,应视为汉语,属于古音通假
  《山海经·中山经》说:“洞庭山之首日篇之山”。郭注:“篇或作肩”。《古今通假会典》“按肩当作扁”。
  《庄子·盗拓》说:“编虎须”。《释文》编作扁云:“本或作编”。(文选·运命论》李注引《六韬》为“史编”。《汉书古今人表》作“史扁”。
  由是得知,“篇”可通假为“编”。
  如此“篇笮”应释为“编桥”。当地民族以藤置桥,类似把藤编织成桥”的意思。依此解释,“僰人、野人,篇笮之川”一句,则释为“僰火,就是用树藤在大河之上编织成桥”的百越民族。
  〔二)僰人皆讲越人语言
  僰人大部南迁之后,居住在四川西部的,史籍称为西僰或邛僰,在云南境内的称为滇僰。西僰讲述越语的情况,上面笔者已作分析,现在看看邛僰和滇僰的语言。
  1、邛焚僰人的百越语言
  《资治通鉴》载:“……邛、笮之君长……《史记正义》曰:邛都西有邛僰山,在雅州荣经县界,山岩峭峻,曲回九折乃至上”是知其地邛僰不少。
  (1)东汉时期的《白狼歌》系古越语。
  据《后汉书·西南夷列传》之(笮都传》说:白狼王作诗三章。盖州刺史梁国朱辅好立功名,路经邛崃大山零高坂时,让“键为郡(古邛都,即今西昌)田恭与之习押,……译其辞语。其歌流传至今,所有翻译者用氏羌语言去解释其母语,皆未能深入。盖因百越之锁,而用错氏羌之钥匙也。而笔者用古越语翻译,三首《白狼歌》,44句,176字,不仅字字可解,且44句中有34句的意思与原汉译意思相同或相近。其中第一首14句,相同和近似的13句;第二首14句,相同和近似的9句:第三首16句,相同和近似的12句。全保留着越人口语原生词,与今天壮语的基本词汇一模一样。语法上,既包含主、谓、宾的句子,也有只包含主语、谓语的句子,其修饰成分的词汇,则中心词在前,修饰词在后,符合壮语语法的特殊现象。其中古音拟构以美国密支根大学教授李珍华、厦门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周长揖编纂,中华书局1999年出版的《汉字古今音表》为依据,壮语以云南壮族布越支系(沙支系)的发音为上,全歌翻译情况己收人笔者《壮族文化论》一书。
  以上如依东汉许慎《说文解字》和《汉字古今音表》中的反切音,则与壮语一致。如第二首第10句:菌作“梁殒切”;补作“博古切”:邪作“以遮切”;推作“他回切”,则与壮语发音吻合。其“补邪”,正好是“百越”的同音异写。
  (2)越筒巂郡人说的是越语。
  秦汉时代,越巂郡大多有邓僰定居。哎《(太平御览)卷八百八十,妖异部四,变化下》说:“越河有鱼,皆人形而冠帻。俗语曰:‘故没郡’,人悉变而为鱼也”。其中“俗语日‘故没郡’系越人语言,乃属其后裔壮、傣、布依等民族的习惯用语,即‘故”为汉语的“我”;“没”为汉语的“不“;“郡”为汉语的“吃”。全句为“我不吃”的意思。
  (3)邓都人说的亦为越语。
  汉武帝征服滇国之后,将滇国更名益州。梁武帝时代〔公元502一549年),曾任益州主薄的李膺著有《益州记》三卷,记录了当地许多轶闻趣事。其中一则故事被么(太平御览)卷七百九十一,四夷部十二,南蛮七,邓》收人。其记述为:“邛都县下有一老姥,家贫,孤独,每食辄有小蛇,头上戴角,在床间。姥怜,怡之。后稍长大,遂长丈余。令有骏马,蛇遂吸杀之。令因大忿恨,令姥责出蛇,母云:‘在床下’。令即掘地,愈大而无所见。令迁怒,杀姥。蛇乃感受人以灵言,嗔令‘何杀我母?’当为母报仇。此后,每夜辄闻,着风,四十许日。百姓相见咸惊语:‘汝头那忽戴鱼’!是夜,方四十里与城一时俱陷为湖,土人谓之陷河”。这则故事广为有关历史学者引用:认为小蛇头长角,则龙。因而把当地百姓认定为彝族,认为小蛇是彝族的图腾物。但是,既云彝族,却对“百姓相见咸惊语‘汝头那忽戴鱼”’一话不加解释,难道这话是汉语吗,显然不是;是彝语吗?引用者却不知何意,而是原文引用。殊不知,“汝(在)头那(田头),忽(深潭)戴(死)鱼叮”乃系古代越语。西族民族后裔之一的壮族至今仍在述说一模一样的话,用汉语记录越音的,“汝头那忽戴鱼”一句,即“在田头深潭里死去了”的意思。如此看来,汉晋时期,邛都(今西昌)百姓说的话乃百越民族的语言,其主体民族当属百越民族。
  2、滇僰讲的也是越人语言。
  我们知道,益州郡是在滇国旧地基础上设置起来的。就连益州之名,也是来自古越语。
  《晋书·地理志》说:“益州。案《禹贡》及舜十二牧俱为梁州之域,周合梁于雍,则又为雍州之地。《春秋·元命包》云:“参伐流益州,益之为言厄也’。言其所在之地险厄也,亦曰疆壤益大,故以名焉。”
  《蜀典》日:“‘《释名》:益,厄也,所在之地险也’。《春秋元命苞》云:‘紫参流为益州,益之为言隘也’。谓物类井决,其气急切决裂矣。刘熙益厄之说盖源于此。
  据《晋书》、《蜀典》、《春秋元命苞》所载,益州之名有三种解释,一是源于“参伐流”;二是源于“紫参流”;三是源于“厄”。而不管何种解释,其一或是其二,均与其三的“厄结合,对于益州的解释才算完整。依《释名》、《春秋元命苞》、《晋书》都把“厄”作“险”或“隘”解,但《晋书》又认为“益州”之名含有两方面的意思:“言其所在之地险厄也,亦日疆壤益大,故以名焉”。然众书诸说,都是从“益州”之“益”或“益之为言厄”的“厄”字来解释,都是望文生义,穿凿附会之说,当不得真的。如依此说,那“参伐流”和“紫参流”又如何解释,毋庸置疑,从汉人的角度去解释,永远也解释不清楚,唯有用滇国主体民族—百越民族的语言解释,我们才可能得到一个圆满的答案。现用百越民族后裔之一,壮族(布)越(雅依)支系的语言解释如下:
  (1)“益和“厄”;都是壮族对“好”的发音,就像汉民族“好和“佳”的发音一样,声音不同,字义相近。汉人不解,误把“厄”当险,显然是个错误。
  (2)“紫参流”:首先,“紫”,依《说文解字》:“紫,鸱臼头上角紫也。从角,此声。尊为切(zi)”。“紫”的发音,为“攻击”、“破坏”、“搞”的意思。这里取“攻击”的意思。其次,“参”,其发音为壮语“家、水”的意思。这里取“家”的意思。第三,“流”,亦即“僚”、“萎”的近音,是“我、我们”的意思。“紫参流”的构词组合符合壮族今天的习惯用语,意为(有人)“攻击我们的房子”。如此,则险矣。古人不解其意,从字面上解释,把“厄”当险或溢,盖因不懂民族语言,以致出错。
  (3)“参伐流”:其一,“参”’是壮语“水、家”的意思。这里取“水”的意思。其二,“伐”是壮语“屏障,’、“篱笆”的意思。这里取“屏障”的意思。其=,“流”即壮语“我”、“我们”的意思。“参伐流”的意思为“我们的水上屏障”,完全是越人后裔之一壮民族的口语。既有其话,盖因益州郡治滇池县(滇国都邑),长长滇池则似一个天然水上屏障。既有屏障,则言地势险要。
  如此分析,可知“益,“厄”为“好”的意思;“参伐流”和“紫参流”,均有“险”和“隘”的意思,符合汉人盖州“言其所在之地险厄也,亦曰疆壤益大,故以名焉,,两重意思的解释。
  综上观之,是知古代文献中用汉文记下不少“僰语”,其实就是云南历史上出现过的“僰文”。方国瑜先生说:“用汉字而非汉字之义,同音写枣些语。所谓僰文为书,大概如此”。
  从语言上分析,我国古代东夷人是今日侗台语族或壮侗语族的先民。语言学界邢公畹、马学良、陈保亚等不少语言学家均持有此论点。马学良先生主编的《汉藏语概论》中的“汉语篇”第三章谈到古东夷人与今日壮侗语族的关系时提出:“一部分没有跟夏人融合的东夷人,比如大汶口人,在甲骨文字没有通行之前,逐渐向南方迁徙,离开了北方,他们的语言后来发展为壮侗语族的语言”。事实上,中国西南地区的西僰、邛僰、滇僰,很多语言是相通的,是地地道道的越人语言。
  《华阳国志·南中志》说:“南中,在昔盖夷越之地”。
  张守节《史记正义》说:“滇越,越,则通号越,细而有,演等名也”。
  现在看来,“嵩、滇”皆系张守节所下的结论:“则通号越,‘。而僰,也就是壮、布依、傣等壮侗语族的“布(越、依、傣、依)”、“百(越、夷)”、“白(衣)”、“摆(夷、衣)”、“卜(人)”、“蒲(人)”、“濮(夷、越)”的同(近)音异写,均为“人”的意思。
  僰人的族属,就是百越民族!
  黄懿陆(1954-),男,云南省富宁县人。业余时间从事民族研究工作,著有小说、散文等著作三部,学术论著《壮族文化论》一部。

  摘自《中国云南●新平花腰傣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文集》

来源:\
关闭窗口
主  办:中共玉溪市委 玉溪市人民政府  承  办:玉溪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技术支持:玉溪市计算机中心 玉溪市电信分公司数据分局 联系电话:0877-2613425
Copyright?2000--2001 YUXI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